当前位置主页 > 生肖属相 > 生肖配对 >

扇巴掌、踢肚子、用鞋刷抽脸,又一家“豫章书院”!这里的孩子每

时间:18-08-01浏览数:

 
扇巴掌、踢肚子、用鞋刷抽脸,又一家“豫章书院”!这里的孩子每
  

山东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

用“电击疗法”戒“网瘾”吗?

还记得

江西豫章书院

以“鞭子抽、关小黑屋”惩罚学生吗?

这些打着“戒网瘾”等旗号的特训机构

频频引发舆论口诛笔伐

但即便如此

虐待儿童的痛心事还是一再上演

扇巴掌、踢肚子、用鞋刷抽脸,又一家“豫章书院”!这里的孩子每

扇巴掌、踢肚子、用鞋刷抽脸,又一家“豫章书院”!这里的孩子每

微博认证:武汉市洪山区新长征心理咨询中心

今年3月31日,记者走访新长征,看到校区正在装修扩建,锦绣山庄门口曾悬挂的新长征牌子消失了,学校楼前的牌子仍在。一位闵姓老师告诉记者,目前暂停招生,预计5月底恢复。另一位在山庄工作的人士透露,学员在春节前都已被家长接走。

经记者多方确认,新长征已被一家叫湖北红心教育青少年成长特训营的机构收购,其创始人付德宝对此予以肯定。红心基地特训营主任袁晓峰告诉记者,他们主要是以“行为训练和体验式心理培训”解决青少年网瘾、厌学、叛逆、早恋等问题,在湖北省有8个基地,其中在武汉有3个,一直在开班。  

这所位于武汉市江夏区五里界锦绣山庄内的青少年成长学校,自2009年来,接纳的学员最小10岁左右、最大的28岁。多名受访学员告知:与体罚同时存在的是思想控制,告密、举报之风盛行。

扇巴掌、踢肚子、用鞋刷抽脸,又一家“豫章书院”!这里的孩子每

在武汉新长征艺术培训学校

有人曾经绝食抗议

有人曾经喝洗衣液“自杀”

还有人从二楼楼梯的栏杆上翻滚下去

......

“问题少年”并不新鲜

针对“问题少年”的机构屡见不鲜

但鲜少有人真正倾听少年们的心声

在青春叛逆的那几年

被扔进一个充斥恶意的陌生世界

他们究竟经历了怎样可怕的事?

进入新长征:深深的受骗感

少年们因为五花八门的“问题”被送进新长征。有的是厌学逃学,有的是早恋,有的纯粹就是“跟父母没话说”。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把孩子送进新长征的奇葩理由:

网瘾

文清是在2016年7月2日被父母假借“看病”为由带到新长征的。刚进去,她便被教官从家长身边带走,“散散心”,其实就是在山庄里瞎转悠,回去时已不见父母踪影。而刚刚还笑脸盈盈的教官马上“变脸”:“你得待在这里,待多久看你的表现。” 

至今文清也想不明白,父母为何要送她到新长征,自己不过是“喜欢和朋友出去玩,有时通宵上网而已”。出去后,文清当面质问原因,得到的答复是:“你要是听话我们会送你进去吗?”

大部分男生都是因为网瘾进来的。有个10岁男孩进来的时候口袋里装满游戏卡,天真地去找老师借手机打游戏。

跟父母吵架后去朋友家睡了一晚

韩笑雪2013年6月被送进来。据她告知,上初一时,有天她跟父母吵架后赌气去朋友家睡了一晚,家长以“转学”为由开车将她从孝感带到新长征。

2014年9月,从新长征出去半年多的韩笑雪,是被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教官直接开车到她家、从她房间带走的,“从早上6点开到了晚上7点才到学校”。

韩笑雪刚记事起父母就离婚了,她跟着外婆长大,后来在父亲组建的新家庭住了几年,“没有一天像家的感觉”,又搬回去跟外婆住。正是在这期间,她接触了一些不好的人,开始“变坏”。

在电视上看到新长征的节目

来自鄂州的刘珺则是父母在电视上看到新长征的节目,觉得“在里面听听道理、做做游戏挺好,就当体验生活”。

怀疑孩子喜欢同性

有个女孩是因为父母怀疑她喜欢同性,被送了进来。

学会抽烟、迷上跳舞机

学会抽烟和迷上跳舞机后,赵小帅和父母的关系日趋紧张,有天早上他被母亲叫醒,看见母亲一直对着他笑,“眼里含泪的那种”,感到莫名其妙,接着他便被父母以到山庄游玩为由带到了新长征。

离家出走

离家出走一个星期的蓝琪,被母亲“以后再也不会那样”的承诺骗回家,一觉醒来,新长征的教官出现在她家里。

扇巴掌、踢肚子、用鞋刷抽脸,又一家“豫章书院”!这里的孩子每

新长征实行军事化管理,女生宿舍的被子必须叠成“豆腐块”。

回想起进入新长征的过程

每位受访学员都有一种深深的受欺骗感

TA们说:

明白自己落入骗局的一刹那

“差不多就要崩溃了”

“对生活毫无希望”

有人抱着床杆哭了一整夜

有人被“一走进去就能感受到的压抑氛围”

吓得不敢吭声

还有人则在很短时间内明白了

这套父母与校方之间“成年人的规则”

开始装乖卖巧、讨好教官

目的是为了早日出去

一人犯错,全体受罚

新来者首先须上交全部个人物品,包括身上挂着的“传家宝”,接着换上新长征校服。当时文清被带到一间教室,“已经被一股受骗的气冲昏了头脑”,她拒绝换校服,大发脾气。教官过来抓她的头发,她拿起一块木板回击,打在教官的头部,“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我”。教官二话没说,一把扯住她头发,拽倒在地,指挥旁边几个女生将她的衣服撕掉,强行换上校服。

接下来3天,文清没有吃饭,喝了半瓶花露水,心想肯定会被送去医院洗胃,但结果没有,随之而来的是惩罚。教官把她带到3号楼2楼的活动室,拎来一桶纯净水摆在面前,叫一名学员把水倒进漱口杯,让文清当着所有女生的面,一杯接一杯把水喝光。  

陈静是记者找到的在新长征时间最长的学员。她今年18岁,从2013年5月第一次进去,到2017年1月出来,先后3次,一共3年零5个月。

一个星期后剪头发,陈静进校时的黄头发、一边长一边短的刘海,都没了,变成“前面到眉毛、两侧到耳朵”的标准发型。有个女生,头发从3岁养到11岁,长到膝盖了,“咔嚓”被剪,当场就哭了。还有的女生半年不来月经都不能被送进医院。

在陈静这位老生眼里,新生文清的所作所为“很傻”。老生们早就见惯了。新人初来乍到,通常都要先闹几天,逃跑、绝食、喝花露水或洗发水、啃肥皂,一律受罚。

赵小帅来的第一天就没吃晚饭,当晚连拉3次紧急集合——都是深夜12点以后,哨子响起1分钟内所有人必须在大厅站好队。赵小帅被绑在床上,第3次集合才参加。教官让他把之前的深蹲都补上,一共300个。 

在新长征,多数学员待半年左右,不断新老交替。学员们告诉记者:躁动期只在前3个月,后面会越待越老实,因为开始数着日子期盼出去。那些“不听话”的新生被视作害群之马,他们做错事所有人都会被牵连,“一人犯错,全体受罚”。 

新生之间沟通是大忌,老师、教官和老生都会随时盯着他们。一般过3个月后,新生被当作老生看待;也有“冥顽不灵”者,半年多了还是“新生”。    

扇巴掌、踢肚子、用鞋刷抽脸、被灌一整桶水......

韩笑雪至今难忘,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电击的惨叫声。那个女孩是“三进宫”,被送来时又哭又闹,“教官说‘你再喊一句’,那女生就喊了一声,教官抄起电棒就电她”。

新长征没有电击,但韩笑雪觉得新长征比山东那所学校更压抑,“不给尊严和人格”。2013年,她亲眼看见一个女孩被教官勒令把双手放进粪桶里,泡了近1分钟,只因为女孩在浇粪时露出“嫌弃”的表情。

在阴暗的走廊里,学员们常常见到一位20多岁的男学员,双手被捆绑,跪着一动不动。  

 

看了这篇文章的网友还看了以下网瘾(1)新长征(1)赵小帅(1) 相关的文章

友情链接

© Copyright © 2002-2018 pk拾开奖 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版权所有 正在备案中。。。。。

赐子千金,不如教子一艺;教子一艺,不如赐子一名